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荷溪涟漪的博客

我在广州市西关的一个荷溪街区里长大,昔日像涟漪一样,成为渐渐淡去的记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广州原住民,50多年来,在这座古老的城市中,我有过欢乐,有过痛苦,但珠江水养育了我,使我深深地爱着这个城市。我希望通过我的文章和照片,在唤起我们的同城、同龄人对自己及这座城市过去的回忆的同时,重新审视我们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,从而更加热爱我们广州,热爱我们的生活。也希望外地的朋友能通过我的博客了解到广州

网易考拉推荐

鬼地方【原创】  

2011-06-18 00:34:20|  分类: 天知地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
在现实生活中,有时遇到一些事情,虽然觉得古怪,但却无从解释。三十五年前,当时我只有十八岁,正在广东省增城县福和公社大安大队务农。

有一次,公社召开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代表大会,由每个大队选派两名知青代表参加,我作为大队其中之一的代表,在第一天去公社报到时,不知道会期是三天,所以没有带毛巾、牙膏和牙刷等日常生活用品,只好在晚饭后才骑自行车回生产队拿,同行的还有另一名相邻大队的知青代表,我搭着他匆匆赶路……。

回公社的路上,我搭着那同伴在公路下坡时,自行车的链条忽然从脚踏齿轮上脱落,我俩下车将链条重新装上,上车骑了两、三米,链条又脱落,我俩只好再下车将链条重新装上,上车骑了两、三米,链条又再脱落,一连七、八次都是这样。最后,我俩也不耐烦了,干脆推着装好链条的自行车徒步赶路,走出了几十米后,我对同伴说:“试试能不能骑”就顺势跨上自行车的鞍座,同伴坐在书尾架上说:“咦,刚才频频脱链条的地方有个坟墓啊。”我回头望过去,只见之前的路旁有一个坟墓在夜幕中依稀可见,便脱口而出:“哗,真是鬼地方啊”。此后,我们自行车的链条再也没有脱落,顺利回到公社的住宿点。

这件事,多年来仍记忆犹新,但我无办法解释清楚,也不想去解释清楚。唯有作为自己的一次经历留在记忆之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2011年6月17日) 

鬼地方【原创】 - 荷溪涟漪 - 荷溪涟漪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7)| 评论(13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