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荷溪涟漪的博客

我在广州市西关的一个荷溪街区里长大,昔日像涟漪一样,成为渐渐淡去的记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广州原住民,50多年来,在这座古老的城市中,我有过欢乐,有过痛苦,但珠江水养育了我,使我深深地爱着这个城市。我希望通过我的文章和照片,在唤起我们的同城、同龄人对自己及这座城市过去的回忆的同时,重新审视我们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,从而更加热爱我们广州,热爱我们的生活。也希望外地的朋友能通过我的博客了解到广州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忆少年两﹑三事  

2011-02-20 00:53:31|  分类: 往事追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少年时代的经历,至今仍然没有忘怀,它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。当看到今天的少年儿童过着无忧无虑的温饱生活,在羡慕之余,不由引发起我对往事的追忆……

46年前,当时我只有七岁,家境比较贫寒,靠父母的工资养活一家八口人,在六兄弟姐妹中,我排行老四,对上有个大我两岁的哥哥。在我住家的附近有一位比我们大几年的玩伴,与我哥哥是好朋友,由于长得高大,为人敦厚,大家都称呼他为“大笨”,他的家境与我家的差不多,为了帮补家庭,他经常到街上的果皮箱捡一些柑皮拿去换钱。有一天晚上,我与哥哥跟他一道上街去检柑皮,我手拿一箩筐仔,“大笨”和我哥两人用铁钩在果皮箱里挑拣柑皮,一晚下来,手和脸都比较脏,回到家里,母亲见到我俩这个模样,问这是什么回事,当她知道我们上街捡柑皮的时候,便随手拿起一条木条,一边骂“好做唔做,走去执地(这是广州话,意思是:捡破烂),这样失礼人(这是广州话,意思是:丢脸),我打死你地(这是广州话,意思是:我打死你们),看你以后敢不敢再去”,一边狠狠地抽打我们,当然,做大的哥哥多挨些打,我们一边纽着耳朵认错,一边大声求饶,直到她的气稍为消退,我们才从这惩罚中走出来。虽然我们并不真的知道究竟错在那里,心里还有些不服气,但自此以后,我们再也没有去捡柑皮了。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,自己才慢慢领悟到母亲当时的感受和苦心。为人父母,无论富贵,还是贫穷,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健康成长、出人头地,做子女的不一定理解,正是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贫穷的日子依然伴随着我们成长,街坊邻里的和谐相处,没有玩具的孩提生活,并没有令我们产生任何怨言,反而让我们过早地感悟到人生的酸甜苦辣,这为我们日后应对各种际遇而提早得到历练。

1966年,文化大革命开始,出现了红卫兵,学校和社会上相继发生了写大字报、破“四旧”立“四新”、红卫兵对黑七类抄家、红卫兵串联、批斗走资派和停课闹革命等事情,对我们这些八、九岁的小学生来说,并不懂得那么多,只是与其他人一样,以为这就是革命。

1967年夏天,广州市民忽然之间掀起了一股“打勞改犯”的浪潮,几天之间,大街、小巷和马路都陆续用木杉、竹杆和砖块筑起了各种类型的街闸,以防劳改犯的袭击……。这时,市民日常生活所需要的农副产品日趋紧缺,市场每日只有少量的猪肉和溏鱼供应,老百姓要通宵排队轮候才有可能买到。母亲的工作单位在龙津中路(文革时期称为:向阳三路)的东风针织厂(文革前叫“国民安针织厂”,文革后期与其它针织厂合并为“广州第四针织厂”,后来又一分为二成为“广州第八针织厂”,改革开放后,企业注重商标品牌将其改称为“名格针织厂”,企业重组,现在已并入“广州李裕兴针织厂”),厂的旁边隔几个铺位有个紫来市场的猪肉档,从我家所住的荷溪街区到那里要经过几个街闸,由于街闸在晚上都关闸并有街坊轮值看守,一般人是不能随便通过的,所以想连夜去那个猪肉档排队买猪肉是没有可能的。母亲与工友上夜班时,天未黑就带自己的儿女到厂里,上半夜让我们睡觉,到了下半夜的一、两点钟,母亲便叫醒我们几姐弟去猪肉档排队轮候。我们爬起身,一边用手擦着朦朦胧胧的双眼,一边拿着小凳子,带着还未完全消失的睡意出门走去那个猪肉档。几个人坐在档口前,,不时听到造反派之间枪战时在屋顶上划空而过枪声……。过了不久,又有其他人来排队……,到了黎明前,档口有人出来派发序号卡……,早上八点钟,猪肉档开始卖猪肉,排在前面的我们几姐弟拿着买到的猪肉,高高兴兴与母亲一道回家,心想,我们有猪肉吃了。母亲将猪肉洗干净后用瓦罐装好再在上面洒上大粒大粒的生盐,留作日后做菜。当然,这天我们一家人美美地吃上了一顿猪肉。

后来,实行“三支两军”(支左、支工、支农和军管、军训),解放军分别进驻工厂、学校,政府对市民日常生活的猪肉、鱼等实行定量供应。但蔬菜的供应还是比较缺乏,在东风西路(以前叫德坭路)、流花湖对面有一个菜栏,负责给附近的肉菜市场配送蔬菜。家人没有蔬菜吃,我和哥哥便与同街的小伙伴一起去菜栏捡菜叶,当看到从西村、西场肉菜市场的工人师傅用三轮车运瓜菜回去,在经过彩虹桥(早期叫:德坭桥)需要人推车上桥时,我们几个人便上去帮忙推车,将车推到桥顶后,工人师傅从车上拿一些瓜菜给我们作为回报,我们就是这样,将推车得来的瓜菜集中起来,然后在回家的路上再平分,母亲看到我们带回去的瓜菜,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。

人生就是这样,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,无论日子过得如何艰难,我们总会有开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2011年2月20日0时30分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8)| 评论(13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